体育彩票|泉州体育彩票店承包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際新聞 > 各地要聞>正文

【取景框】(第四框)瀟瀟的詩

時間:2017-09-20 22:31:06    來源:國際財經網    瀏覽次數: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簡介: 瀟瀟,詩人、畫家。“中國現代詩編年史叢書”主編、《大詩歌》《青海湖國際詩歌節特刊》執行主編。1993年主編了中國現代詩編年史叢書《前朦朧詩全集》《朦朧詩全集》《后朦朧詩全集》《中國當代詩歌批評全集》。出版詩集有:《樹下的女人與詩歌》《踮起腳尖的時間》《比憂傷更憂傷》等。作品被翻譯成德、英、日、法、韓、越南語、波斯語、阿拉伯語、孟加拉語、羅馬尼亞語等并在國外的報刊雜志發表。其繪畫作品參加了“中國當代詩人藝術展”;“中國當代文人書畫展”等。長詩《另一個世界的悲歌》被評為九十年代女性文學代表作之一。曾獲首屆“探索詩”獎、“中國第三代詩歌功德獎”、“汶川抗震救災優秀志愿者獎”、 “第一朗讀者詩歌成就獎”、2013《現代青年》年度人物•最佳青年詩人、第五屆“聞一多詩歌獎”、2016年羅馬尼亞圖多爾•阿爾蓋齊傳統國際文學獎等。瀟瀟是第一個獲得此獎的亞洲人,并被授予羅馬尼亞榮譽市民。2017年獲“百年新詩”特別貢獻獎、《詩潮》雜志年度詩歌獎、《北京文學》詩歌獎、中國詩歌網十大好詩第一名。

詩觀:詩是內心的神開口說話,讓自然有靈性的物種傾聽、蘇醒。

詩人是用詞語的盛宴喂養靈魂的貴族

詩人只能用貼近良心的詞語,

騎著語言那頭憂傷而緩慢的驢

用一生的時間

縫合被后現代支離破碎的靈魂!



憂傷的速度



病中,敏感的石頭

在身體里打鼓

心下沉,越陷越深

一只鷹的咳嗽攪亂了天空

路燈從高處跌落

云中的馬匹

奔向虛構的草原

奔向半首詩

燃燒的雪花修復空白

死亡順從了絕決

踩著流星、蝴蝶

從宿命的小徑回家

一個詩人憂傷的速度

抵達荒漠的最深處

我的非洲



清晨的燈籠花

掛在窗簾上

陽光從潮起潮落的

一顆心尖升起

我靠在床頭

滾燙、鮮活的非洲

就靠在我枕邊

鹿羚撒開蹄子

在鉆石上翻起水花

落葉下磨牙的饑餓

等待一場

昏天黑地戰火

非洲的夜晚

狒狒尖叫著

踩過頭頂的帳篷

斑馬裸奔

濺起草原一路

細碎的糞便與詩篇

在幾米外

晃動的獅子

挺進情欲

循環式做愛

恐懼誘惑我

像小獸一樣

竄進你懷里翻滾

抱緊江南



江南的秋,

好多小昆蟲叫哥哥,

愛熟透了……

伸著懶腰的花瓣

被雨點、蟈蟈叫開,

迎面流淌的顏色,

命令孤獨與死亡的風景,

卷起一湖山水。

那些吹進骨縫的

癢酥酥的粉,

細碎的欲望,

迎著晨曦的光亮,

還有些濕潤。

那個煙花女子

用突破局限的果實,

用死,喂養傳統的后人。

她的洶涌?

她與黑暗的擁抱?

只有熟透的愛能隱忍……

熟透的愛……

如沉香進入她命運的弱點

她生前死了兩次,

死后被掘墓,

又死了一次。

她的前世今生都嫁給了悲劇。

虞山錦峰下的舊墳,

比想象更繚亂,荒涼。

打結的茅草低著頭,

像尋找葬進泥土的秘密

夜里,犀利的風

再一次冒犯入土的靈魂

這枯草敗葉中開出的野花,

無遮無攔……

而那些肌膚、香料、

燈草、骨頭與舊瓷,

穿過生死的密紋

倚靠一張烏鎮的雕花木桌

來擺放記憶。

抖落疲憊、憤怒、焦慮、

無奈、暴力、哀悼……

一切逼近負面的詞……

用黃酒洗心革面,

用梅子解開姜絲,

抱緊江南的秋色,

抱緊剛剛落下枝頭的告別,

抱緊身體里

最危險的一滴暈眩

抱緊落日,

那粉身碎骨的一聲喊

抱緊重逢死亡的一首詩……

正如錯開死亡的富春山居圖,

逃出一團團殉葬的火焰,

用古典、歉意的美

讓后現代彎腰,

紙上殘留的風景,

如罪孽般溫柔。

史前飛碟石



兩塊遠古的石頭

像宇宙的漩渦

從時光的肉上長出疤痕

今天,被人類展覽

這個秘密的無窮世界

患了孤獨癥

對遼闊的歷史,守口如瓶

我忍不住,伸出手指

沿著麻黑的紋路

一圈又一圈

這隔著光年的親密

這觸摸到人類的貪和孤單

使我的身體

被瞬間掏空

低陷,渺小的我

被一滴時光

打濕眼角

一個又一個

很輕,很輕的空洞

涌入

1221世界末日,親



親,今天與往常并沒有兩樣

早晨五點,汗珠從黎明滾落,叫醒

我在被窩里熬

而天氣預報,這一天

是北京最冷的一天

膽怯,怕冷

患了白癜風、癆病、眼疾、癔癥

腦殘的各色人等

嚇得不敢出門

親,這樣的大早,第一件事

我推開陽臺的窗戶

昨夜紛紛揚揚的大雪

像年末政府的換屆

停了

街道上零星的行人,證明

12月21日已經蘇醒

一股寒流從領口潛入

涼颼颼地掐了一把雙乳

穿過客廳

我擰開灶臺藍色的火焰

十分鐘左右,警笛響起

水壺在廚房100度翻滾

親,這就是你在我血液的溫度

足夠沖開一杯茉莉花茶

電腦的喉嚨開始抖動

暴力敲著他熟悉的錘子

耳邊警笛不斷

有鴨綠江邊的紅色疾病

有太平洋彼岸的人肉炸彈

有非洲兒童饑餓的骨骸

有祖國花朵轉基因的肥胖癥

還有前后左右被磁鐵吸引的人禍、血腥

親,這才是平日的末日呀

我悲傷的胃開始潰瘍,罪過穿孔

哦,喔,噢!人類

地球的淋巴癌癥

害蟲,敗類

在12月21日清晨六點

一把絕望和兩塊德菲絲巧克力

被我一起吞下

“度過末日,我們都是嬰兒”

瞧,末日的第一縷陽光

升起

一層淡淡的小欲望

向窗臺移動

親,就像你手指的觸碰

一朵空空的云

這時,摸到窗簾縫隙的光線

鉆了進來

親,就像你暖暖地鉆進了我

水故宮



七月遇見暴雨

六十多年的癲狂

雷鳴粉碎一天閃電

從前門到鐘鼓樓

從房山到石景山

洗刷了京城

然后聲東擊西

筒子河水一漲再漲

故宮,一塊赭紅的石頭

在大水中漂浮

赤紅的宮墻上

一道閃光

前朝的宮女太監

移動碎步

在四氧化三鐵中浮現

紫禁城

被另一道閃電復活

風水輪流的24個帝王

趴在權力的水銀深處

正忙著清洗真相的污漬

虛構歲月的偽風景

比如:幽禁南宮,落葉秋黃

比如:奪門之變,鉛鎖刀光

比如:梃擊案、紅丸案,案案腥紅

比如:移宮風波,風波云涌

床榻上一個左傾的懶腰

便人頭落地

如七月的暴雨

一塊塊水的石頭

在故宮

回光返照的寸磚片瓦上

倒流

水故宮,水故宮

疊著一個又一個

隱痛的漩渦

流水聲聲

粉飾山河

有一種聲音讓我的傷口

                                   

有一種聲音,

讓我的傷口撕裂;

有一種聲音,

讓我的傷口永不愈合。

我一直站在這個傷口上,

表達我,表達弱小,

表達狹隘、陰暗、

悖謬、無依無靠、形單影只,

還有一點點小憤恨!

因為這個傷口,

我永遠無法表達痊愈,

永遠無法表達成熟。

我用孤獨來自慰,

我用痛苦來自慰,

我只能用痛苦來自慰!

因為痛苦在那一個夜晚

給了我光亮,

在那個十二月寒冷的夜晚,

我躺在地板上,

裹緊棉被,

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溫度。

傷口在體內角落里喊叫。

應該給我一個回答,

我的傷口疼痛無比,

卻無法抵達

傷口的那個深淵。

我一直不知道

疼痛是什么顏色?

它真實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也是那個夜晚,

痛苦把我的自信領走了。

也是那個夜晚之后,

痛苦又領著黎明回來了。

假若你在凌晨冷寂的街道上

看見一個過去的背影,

那就是我。

我賣掉了我的第三條腿,

四個輪子的汽車與創痛

在空氣中叫喊,

使黑暗生銹。

我在傷痛里暈眩,愉悅。

傷口是可靠的,

傷口給我警示和提示,

傷口是一個

永不背棄我的情人。

所以,我感謝痛苦,

感謝傷口,

感謝那一個聲音!

我這樣說,

是不是一個女詩人的矯情?

這種矯情

讓我的傷口越來越癢,

這個聲音

在我心頭越來越癢!

假如說,詩人是一道傷口。

那么我說,

女詩人就是傷口里的紅眼珠。

其實,傷口是一種習慣。

傷口習慣我,

我習慣了傷口。

地鐵、擁擠、辦公室、

臺灣梨山茶、會議、

加班、憲政麻辣燙、

民主刀削面、

房門鑰匙、炒雞心、

南瓜湯、股市燒烤、

充電器、電腦死機、

斯諾登、人體炸彈、

空氣濕度95%、

氣候的分裂癥、

睡不著的夜晚、

沒有能力的做愛、

七月半燒紙……

我正在寫一首詩,

詩的名字叫:

《請你欺騙我》……

一面詩歌的鏡子,

照亮我靈魂的肖像。

(組稿  王子俊)


供稿:北京城市未來文化藝術中心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体育彩票 深圳风采 江西多乐彩 广东11选5 qq分分彩 胜平负 cntv网球比分直播 山东11选5 福建快3 十一运夺金 混合过关 足彩半全场 球探比分网球比分 快速赛车 竞彩比分直播和赔率 比分网球探网 安徽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