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泉州体育彩票店承包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內新聞 > 爆料新聞>正文

「木蘭詩會」黃長江:中華詩詞的傳承與發展

時間:2018-09-19 00:00:27    來源:國際財經網    瀏覽次數: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木蘭詩會」黃長江:中華詩詞的傳承與發展

《今日文藝報》主編黃長江


中華詩詞的傳承與發展

黃長江

感謝長征兄搭建木蘭詩會這個平臺,給我這個發言機會,我簡要談談中華詩詞的傳承與發展。

自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中華詩詞(舊體詩詞)似乎越來越不受評論界的認可,也少有人倡導創作和創作了。

已有幾千年詩史的中國詩壇上,取而代之的是鋪天蓋地的自由體現代詩。盡管當前古體詩有所發展,當代中國有兩個詩壇的說法有一定的道理,我們還是看到了現代詩與古體詩的斷層、脫節。由于歷史的原因,寫古體詩詞的人一般不寫現代詩,寫現代詩的人一般也不會寫古體詩詞。這似乎就讓人看到了一種文化的日趨泯滅。也就意味著了一種文明的日漸衰落,一個民族的退化、衰落……后果不堪設想。盡管現代詩發展到了一種繁花似錦的地步,試想,一個沒有幾千年詩史作為根基的詩壇與空中樓閣有何區別?

所幸,在這方面,漢語詩歌領域中臺灣比大陸要保留得好、傳承得好。

近些年來編輯朱泉雨先生的《朱泉雨典藏》,其中一部叫《百代文緣》,內容全是古體詩,讓我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現在讀到的張民先生的《詩鑒》稿,更是讓我自認有一種杞人憂天之感。原來當代寫古體詩的人還是不少嘛,僅我熟識的就有晨崧、朱泉雨、李牧童、張民、蘇俊卿等。其中晨崧先生已寫了50多年的古體詩,被譽為當代中華(古體)詩詞的泰斗。而張民先生,卻是迄今我讀到的古體詩寫得最多,詞句較為講究,格律頗為嚴謹的舊體詩人。

從的《布衣譚》《世情錄》到《詩鑒》,一首首讀來,幾乎沒有哪一首不是精心錘煉而成,更耐細讀慢品。

然而,中華詩詞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僅靠類張民樣的寥寥幾位個體詩人這樣局部地探索和嘗試,哪怕個人取得了豐碩的成果,還是遠遠不夠的。希望木蘭詩會引起更多關注,更希望古體詩人和現代詩人能夠兼容一些。即現代詩人們能多學習一些古漢語知識,也能寫一些古體詩,古體詩人們也讀一些現代詩,寫一些現代詩,使得中華古體詩與新詩不那么脫節,順理成章地鏈接在一起。更進一步體現出中華文明的整體性,抹滅斷代感。使中國詩壇呈現出一個沒有裂痕的完整詩壇。我們共同努力,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黃長江,《今日文藝報》主編,《中外名流》雜志社社長】

(本文發言來自“木蘭詩會暨海峽兩岸文學媒體交流會”上的發言)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体育彩票 足球直播2019 黑龙江36选7 湖北快三 福建时时彩 广东时时彩 内蒙古快3 福建十一选五 快乐10分 新疆35选7 北京快三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 1z电竞比分 浙江11选5 北京快中彩 pptv足球直播 雷速体育电脑版有吗